此二

同行几载,外人莫猜莫拆

 

顺其自然【现实向】

 *千万别上升*3

*文笔一般,大家见谅

*第一章http://dongchenneptune.lofter.com/post/1eb4913d_121e17b7

*第二章http://smileyer.lofter.com/post/1d29812a_1222a7f7

@一颗甜菜 等你接下来的了啊

第三章

游泳池里的水挺凉的,毕竟外面天气不好,气温也比较低,水温一直没上去。

因为还是在录节目,所以大家根本不能像平时游泳那样只穿泳裤,每个人都白色T恤。然而白色T恤沾水太透了,每个人又在外面套了一件聊胜于无的彩色小背心。

大概是看出来李天泽的性格太害羞,丁程鑫在进游泳馆之前特意落在最后,勾住马嘉祺的脖子,“小马哥,跟你说个事儿。”

马嘉祺一愣,随即笑着说,“说吧。”

“一会儿天泽不是跟你一队嘛,他刚来,跟大家都不太熟。你长得比较招人喜欢,到时候多带他一点好吧?”

马嘉祺稍微有点惊讶,没想到是这个事情,但还是很爽快的点了点头。

本来这就是义不容辞的事儿,但是让马嘉祺有点惊讶的原因是,丁程鑫会主动找上自己去帮助另一个人。

其实丁程鑫找上马嘉祺是有自己的考虑的,男生之间评价彼此之间熟不熟的界限是很模糊的。马嘉祺来的时间不长,但是很快就可以跟大家打成一片。他虽然看失去清清冷冷温温柔柔的,却不是那种害羞话少的人。他会主动和别人打招呼,会主动帮别人的忙。这种人虽然不是那种看上去很闹很幽默的,但是他脾气会很好,不会让人尴尬。这种人很适合去和不太熟的人打交道,丁程鑫感觉,有马嘉祺的帮助,李天泽可以更快地融入进来。

“嗯嗯。”丁程鑫拍拍马嘉祺,笑了笑,开口还想说什么。

陈玺达在前面等丁程鑫,开始喊:“程哥你快点哦!还要去换衣服嘞!”

丁程鑫无奈一笑,“那我先走了,你也快走吧,下这么大的雨。”

“好。”马嘉祺也笑出了虎牙。

“马上就来了,你催什么催!”丁程鑫跑到前面,被陈玺达一把勾过脖子,他反手就是一巴掌,呼噜上陈玺达的后脑勺,“干嘛那么大劲儿!”

“哎呀,快走快走啦!”

马嘉祺在后面看着这俩人的相处方式,若有所思。

丁程鑫,在大家心目中,究竟算是哥哥还是弟弟呢?

游戏开始之后,马嘉祺真的很认真的处处帮着李天泽,第一轮答题还能帮着挡挡人,推推浪,说说答案,但是第二轮……不是他不想帮,关键是他真的跟球球无缘!幸好大家都帮着李天泽,而李天泽自己也很努力的融入到游戏里。

马嘉祺分神去看其他人。

丁程鑫玩游戏的时候很认真,每次都使劲往前冲,被水浸透的刘海下面是一双闪闪亮亮大眼睛。旁边还有一个无比配合他的陈玺达,就像大型犬一样,丁程鑫的命令就是圣旨,让干什么就干什么。男孩子总是会被莫名的激起斗志,尤其是那个个子小小的刘耀文,一口气往前冲的跟个小狼崽子一样。张真源和宋亚轩虽然努力的挽回颓势,然而挡不住跟一台小型炮似的陈玺达,被牢牢地套在怀里。陈泗旭在这个游戏中仿佛一股清流……敖子逸和贺峻霖坐在岸边就像吃瓜群众一样笑得前仰后合。

游泳池里的游戏以丁程鑫的猛力一击以及李天泽的拦截稍迟为结束。随着导演的一声令下,大家纷纷卸了力气,趴在泳池边上休息,任凭工作人员怎么招呼也不起水。

丁程鑫休息了一会儿就赶紧上岸,喊着大家快点收拾。

陈玺达跟着丁程鑫到处跑,帮着他给大家分毛巾。马嘉祺也赶紧上去帮忙,把毛巾递给后面的人,随带帮几个个子小的擦头发。

丁程鑫分完之后,自己赶紧把毛巾盖在头上,使劲揉了几把,又摘下来甩了几下。张真源从旁边伸手给他把发带摘下来了。他抬头一笑,张真源一乐。

丁程鑫冷的一激灵,赶紧回头招呼那帮堆在一块儿的小不点,“快走快走,赶紧去换衣服。”

一帮人嘻嘻哈哈的往外走,丁程鑫落在最后数人头。

马嘉祺正好赶着闹在一块儿的宋亚轩和李天泽去化妆间,顺便喊了丁程鑫,“行了,人都够了,你也赶紧走吧。”

“嗯嗯。”丁程鑫确认人都走了之后,就跟马嘉祺一起出去了。

路上丁程鑫一直在抖,好几次都蹭到了马嘉祺的手臂,有点痒。

不知怎地,马嘉祺很想笑,当然他也这么做了,虎牙和兔牙一起露出来了。

“你笑啥子嘛?”丁程鑫一脸莫名其妙,抖得咬牙问他。

“你怕冷?”

“……还好吧,刚起水嘛。”

“哦~”马嘉祺点点头。

“你就是因为这个笑啊……哇塞你好无聊哦!”

马嘉祺又笑起来了,而且还笑的很大声,“你好有意思啊!哈哈哈哈……”

大概是因为丁程鑫说话的时候语气词比较多,每一个尾音都好像有一种百转千回的感觉。听上去就是跟平时自己见到的人不一样,感觉就是很有意思。

不知道是不是川渝地区的男生都是这样,马嘉祺这样一个内心住着北方大汉的人这么想。

马嘉祺一把搂过丁程鑫的肩膀,两人湿漉漉的衣服立刻贴到了一起,用了点力带着他往化妆间过去,“你快走吧,你会儿你就冻傻了。”

“喂喂喂……你慢点儿……你比我矮……你这样我很费劲啊!”丁程鑫被他夹在胳膊里,一边喊一边跟着他走。

两个人拉拉扯扯的到了化妆间,陈玺达已经换好衣服吹完头发了,从一旁走过来,“你俩怎么才过来,这都快弄完了……头发都没擦干呢!快快!”他从桌子上拿了两条毛巾塞着马嘉祺手里,又拿了另一条扣在丁程鑫头上使劲揉了起来。

“陈玺达!”丁程鑫费劲的从毛巾下面钻了出来,“我自己来!!!”

陈玺达哈哈大笑。

马嘉祺在一旁边擦边想着什么。

一年一度的掰手腕大赛进行的如火如荼,所有人都在盯着场上的丁程鑫和陈玺达。最小的刘耀文还兴奋地喊了一声,“哇塞!这个最好看!”

马嘉祺看着前面的两人。

陈玺达趴在桌子上对着丁程鑫嘟嘴,被丁程鑫笑骂着给一巴掌给拍回去了,“你别卖萌啊!”

明明自己笑的眼睛都弯了。

难道陈玺达真的……?

热热闹闹的一天终于过去了。

丁程鑫打算带着大家出去吃点东西,宋亚轩跟陈泗旭打算回去再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贺峻霖也打算回去先休息一下,一天的运动对小贺老师来说还是太勉强了。而且宋亚轩一听要去吃串串,立马脸就白了。开玩笑,大重庆的麻辣还是等我再修炼一段时间之后再去尝试吧。

一堆青春洋溢的美少年冲上坡冲下坡,引得路上行人纷纷侧目。

进了店门,大家熟门熟路的开始拿盘子,找房间。

找好房间之后,敖子逸直接进了最里面坐下,对着外面的丁程鑫喊道,“老丁儿你给我也拿了啊!”

“知道啦!懒死你得了!”丁程鑫一边吐槽一边又在手上多拿了一个盘子,有点手忙脚乱的样子。

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接过了他的盘子,“我来吧,拿什么?”

丁程鑫顺着纤细的手腕一抬头,是马嘉祺。

马嘉祺冲他一点头,“说吧,拿什么?我帮你拿。”

“谢啦!”丁程鑫一笑,“那你帮我那几串这个……还有那个那个,三儿比较喜欢吃那个……还有那个那个,多来几串……”

马嘉祺一边帮他拿,一边和他聊天,“哦,三爷喜欢吃这个啊……这个叫什么……你喜欢吃什么啊……”

聊着聊着,马嘉祺的手上就从一开始的一个空盘子变成了两个堆得满满的盘子。

马嘉祺有点无奈的笑了笑,眼前这个有点话痨,跟自己说了一堆弟弟们喜欢吃什么,笑眯了一对狐狸眼的男生,真的是有大哥的样子。

陈玺达从一边凑上来,“程哥,小马哥,你们拿了什……哇靠,你们怎么拿了这么多啊!”

丁程鑫看了看,好像是有点多,“那先进去吧,一会儿吃完了再来拿。”

进了屋,敖子逸在最里面招呼,“老丁儿快过来。”

丁程鑫把盘子放在桌子上,从边上挤了进去。

马嘉祺把盘子放下之后,顺便就坐在了最外面,而和他一样坐在摄像小哥两边的就是李天泽。他笑着点了一下头,李天泽也笑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是谁提议来这家店的啊?”摄像小哥问道。

敖子逸抢着举手喊,“我!我!”旁边的刘耀文直接来了一句“鑫哥鑫哥!”敖子逸瞬间乖乖的放下举着的手。

丁程鑫介绍的时候还不忘顺着刘耀文的话头吐槽了陈玺达,“身为重庆人你居然没吃过串串,你……”一时想不起来用什么词来形容。

“不合格!”敖子逸立刻补充。

“我真吃过!”陈玺达一脸委屈。

“你刚刚说你没吃过!”丁程鑫用手指着他,眼睛一瞪。

“那好吧,我没吃过,程哥说什么就是什么。”陈玺达默默地低头玩手机。

全桌哄堂大笑。

大家一边吃着一边聊着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就像是一帮普普通通的学生一样。

丁程鑫本来跟敖子逸聊得好好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低头接了电话。

“喂,你好……哦哦,姐……就这几天是吗?行行行,我准备一下,到时候您通知我就行了……哎哎,行行行,谢谢姐……姐拜拜。”

脸上的笑意慢慢淡了下去,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敖子逸在一边问道。

“……拍戏,就这几天就走。”丁程鑫低声说。

敖子逸没说什么,拍拍他的肩,低头继续吃了。

丁程鑫抬头对大家说,“我出去拿点菜,你们想吃什么告诉我。”

刘耀文第一个举手,嘴里含糊不清的说,“肉……鑫锅我要肉……”

丁程鑫摸摸他的头说:“好。”

陈玺达也说要肉,被丁程鑫瞪了一眼,“你还吃肉!老师都说了让你控制体重!”

“哦……”陈玺达委屈巴巴地低头挑菜吃。

丁程鑫出了门拿盘子去挑串的时候,才发现后面跟了一个人。

马嘉祺对他歪头一笑,“我觉得你可能拿不了,那帮崽子那么能吃。”

丁程鑫弯了眼睛,“对,是很能吃。”

两人拿好盘子,开始在冰柜里搜索。

“你刚刚,怎么了?”,马嘉祺偏头问他。

丁程鑫认真搜索的手停了下来。

压力总是突然降临,毫无征兆但是不得不承受。

家族里自己最大,不想再把压力传给别人,有时能够有依靠、有发泄就够了,最终一切事情都只能靠自己解决。

大概是这半年来习惯的太多,让他忘记了找人分担的感觉。

丁程鑫看着马嘉祺眼角翘起的大眼睛,感觉自己好像能够暂时忘记自己哥哥的身份,把现在想的东西跟他说一说。

“我……”丁程鑫长舒一口气,“我过几天要去深圳拍戏。”

去拍戏?这个机会不是很好吗?为什么在他身上会感受到一种有点无奈的感觉?

马嘉祺瞳孔一缩,如果把这件事换到丁程鑫身上就很好解释了。今天七月七号,八月十一号和十三号有师兄们的四周年,十二号还有一个夏日大作战。这两个现场要学的东西可不止一星半点,期间还要不停地练习、磨合、改编、彩排。而向来把集体荣誉放在第一的他,这缺席的时间该怎么补?

“我感觉我可能跟不上,我缺的时间太多了,要离开很长时间,拍戏又不可能挤出太多时间来练习……还有那几个小的,刘耀文啊,陈玺达啊,他们都是第一次上这么大的舞台……师兄四周年的舞台很大,很重要,有很多很多人来看,出了一点点问题的话都很不好弄”可能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认真说话的人,越说越多了,“……可是拍戏那边又不可能不去,好不容易争取到的角色,总不能就这么不好好表现,就这么放弃……”丁程鑫的声音有点哑,这些话他没有跟敖子逸说过,也没有跟张真源说过,更没有和宋亚轩贺峻霖说过。

压力大家都有,这些一起走过来的朋友都懂。正是因为这样,才更没有必要把自己的压力再多加给别人。

可能马嘉祺懂,也可能不懂。也许是今天的运动会太累了,让他很容易就相信了马嘉祺会认真听他说话。

马嘉祺看着眼前这个满心满眼都是大家的男生,柔柔的卷毛软软的塌着,两旁露出来的耳尖小小的粉粉的。

马嘉祺忽的一笑。

虽然一直自己单枪匹马的他没有过这样牵挂的感觉,但是他能理解丁程鑫,甚至很敬佩。

他突然很庆幸丁程鑫会跟自己说这些,也很庆幸自己可以加入到这个家庭中来。

因为,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有强烈的愿望让自己融入大家,和大家一起进步,让自己变得更强,去……帮这个人分担。

“算了,这是我的问题,我后面在多努努……”

“我帮你啊。”

丁程鑫猛地抬头,盯着马嘉祺。

马嘉祺看他这个样子,笑着又说了一遍,“我帮你啊。”

评论(5)
热度(132)
 

© 此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