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二

同行几载,外人莫猜莫拆

 

顺其自然【现实向 】

*千万别上升*3

*鬼才知道我先写手稿再打成文字有多麻烦

*大家新年快乐

*文笔老样子

@一颗甜菜 嗯哼,交稿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马嘉祺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不然的话,他不会在现在这个年纪选择tf家族。他看上去温柔淡然,处事不惊,似乎并不在乎什么,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经历过什么,他又想要什么,他放弃过什么,他有可能得到什么,失去什么。每个选择面临的是什么,走的每一步意味着什么,他虽然不能全部都清清楚楚,却早已将这些问题在心里留了一个底。

他以前一个人的时候,必须在综艺里做一些日常里可能不会做的事,因为那是综艺需要的剧本。他表现出来的性格与自己的真实性格有很大反差,他其实真的无所谓。因为遇到的那些人可能过几天就再也不见。

进入家族时候,面对随时随地的摄像头,他有一点不知所措,因为他不知道自己需要表现出什么样子来才是公司所需要的。公司却跟他说,平时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只是记录日常而已。

当他突然从一个人变成一个团队的时候,他是惶恐的。

他所面对的不再是可以挥一挥手就可以再见的人了,他所朝夕相处的是一群可以同床共枕,共同奋斗的好兄弟,他们做面对的可能是未来的一年,两年,三年,甚至更多更多。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处于什么位置才是正常的,太过热情和太过冷淡都不合时宜。

但是,家族的人让他明确了自己的选择,也让他接受了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所以,他很感谢家族的每一个人。

尤其感谢丁程鑫。

丁程鑫让他见识到了一种只想过却没在现实生活中出现过的人,真的就是那种把一切都放在自己身上,撑得起一切大哥责任的人。他不知道他之前是怎么走过来的,但是当自己决定帮他的时候,自己的生活好像就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基本结束了在外的行程之后,公司要开始拍新的短剧了。

马嘉祺拿到剧本的时候随意翻了翻,感觉大概还在自己的控制范围之内。正准备仔细地在读一遍的时候,手机的消息提示音已经忙不迭的想起来了。打开群聊一看,属于十个人的群已经炸锅了。

——果然还是三爷我最帅,地位最高特保公司董事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是吧?!我那天就随便说了一句“就叫贺呵呵吧”,还真给我起这么个名字啊!

——心疼你一秒……不过后面你可能还要客串个女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贺儿没关系的,毕竟我也有很长时间没有见到我的女神了。

——丁程鑫!!!!!!!

——贺儿啊……我比你更惨……

——?????

——哈哈哈你就是个客串,人家天泽可是妥妥的女主!!!!

——陈玺达你个保姆闭嘴!什么鬼啊就女主了!

——人家是一级特保……再说了整个剧里就那么一个戏份多的女角色,你还有感情戏,不是你是谁啊!

——……我去,我竟无言以对

马嘉祺的手在屏幕上滑动着,虎牙慢慢地露出来了,主动在群里说了一句话。

——达西你弟弟的地位都比你高。

——!!!!!!!小马哥!!!!!!

——哥,别伤心,虽然简哥说的是事实。

——!!!!!!!!!刘耀文!!!!!!

——简哥入戏太快,这么快就出来维护桃姐了。

马嘉祺一愣,他倒是忘了剧里唯一一段的感情戏就是他和李天泽。

——呦~~

——哼。恶人自有恶人磨,老丁儿干得漂亮!

——丁儿怎么连你都这样了/痛心疾首

——我现在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你们的女装了/期待/期待/期待

——丁程鑫你够了!我不再是你的女神了!

——别啊。我的Christina小姐!

马嘉祺看着这些人插科打诨,决定还是回去看剧本吧。

这时,屏幕最上面弹出来一条来自“老丁儿”的消息。

——嘉祺

——哎,咋啦?

——咱俩出去吃夜宵吧!

——怎么想起来吃宵夜了

——增增肥呗,走嘛

马嘉祺看着最后一句话,眼前瞬间闪过丁程鑫的脸,好像都能脑补出来他在自己面前说话的时候最后那个尾音,忍不住笑了。打开键盘开始敲字。

——行吧,去哪

——你下楼吧,我在楼下等你

马嘉祺也没收拾啥,拿好手机,随意拢了拢头发,套了个帽子就直接出门了。一开门正好看见李天泽也出门来了。

“你干啥去啊?”李天泽拿着水杯,顺口问了一句。

“跟老丁儿出去吃夜宵。”

“吃夜宵?”李天泽歪头。

“怎么了,有想带的吗?”马嘉祺笑着看他。

“嘿嘿,”李天泽不好意思的一笑,也不跟他客气,“冰粉。”

“就知道你,行。”马嘉祺转身出门,“那我走了啊。”

“拜拜。”李天泽在背后跟他挥手。

 

 

马嘉祺拿好手机下楼,扶了扶帽子,抬头就看见丁程鑫背着书包站在前面,低头踢脚下的石子,一跳一跳的。

马嘉祺看见路灯在他的剪影旁晕开的光线,心底忽然一动。

“老丁儿。”

丁程鑫听到声音之后猛地一抬头,直直撞入来人的眼里,他笑了一下,连眼睛都弯了起来。

“哎你还挺快。”

“那当然,有人请客啊!”马嘉祺也笑起来了。

“走吧,我请你吃好吃的。”丁程鑫勾过马嘉祺的肩。

 

 

丁程鑫带马嘉祺来到了一家甜品店,两人找了个双人座,面对面坐下。

丁程鑫把单子递给他,“看看想吃什么?”

马嘉祺接过来看了看,认真的选了一个名字听上去挺好吃的甜点,又递给丁程鑫,丁程鑫挑了一杯自己平时经常喝的饮料。

丁程鑫习惯性的左右看了看,大眼睛滴溜溜的转,黑白分明的颜色,被灯光映得亮闪闪的。

甜品上来之后,两人开始闲聊。

“剧本感觉怎么样啊,简大经纪?”丁程鑫咬着吸管问他。

“哼哼,”马嘉祺也吃了一口自己的甜点,“你应该叫我简哥,以鑫。”

“呦呵,这么快就入戏了啊。”丁程鑫对他一挑眉。

“那是,专业!”马嘉祺作势嘚瑟了一下,“能让你心甘情愿喊我哥呢,多不容易。”

“你可是全剧唯一有感情线的男人啊,二维马老师。”丁程鑫笑的开心。

“……真的搞不懂编剧的脑洞,居然能想到女装这个点子。”马嘉祺一脸无语。

“难不成你还想找个女生,咱们可请不了。”丁程鑫托着下巴看他,“再说了,你对咱们家族的女装有什么不满吗?”

“……”马嘉祺惊讶的看着他,这家伙说什么呢?

“自己回去上网搜搜就知道为什么咱们公司不敢请女生,也用不着请女生了……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丁程鑫低头喝饮料。

“……”马嘉祺立刻拿出手机来,打开微博输入“tf女装”。

丁程鑫没有听见马嘉祺回话,抬头一看,“喂!”

“嗯?”马嘉祺疑惑地抬头看着他。

“回去再看!回去再看!不要在这儿看!”丁程鑫脸上有点尴尬。

马嘉祺看着他的脸,把他脸上的不好意思尽收眼底,把手机收了起来。

“好,我回去再看。”马嘉祺看着丁程鑫精致的笑脸,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他的女装是什么样子的?

 

 

两人吃完自己的东西,又坐着闲聊了一会儿,互相拍了几张照片,就决定一起回去了。

“我送你到宿舍,然后我再打车走吧。”

“那边不好打车啊哥,”马嘉祺无奈的看着他,“你干脆跟我一起睡得了。”

丁程鑫想了一下,也不怎么推脱,又不是没一起睡过,直接就给他妈打了一个电话报告一下。伸手勾到他脖子上,一脸笑意的凑近,“那我可就跟你挤挤啦,小马哥。”

“嗯,可以可以,这句‘小马哥’让我通体舒畅,晚上多赏给你一点被子吧。”马嘉祺装摸做样的晃了晃脑袋。

丁程鑫一拍他后背,“呵!”

 

 

路灯下的影子越拉越长,仲夏的夜晚残留着暑意,空气中弥漫着各种小吃的味道,嘈杂的人流和复杂的心事此刻都已远去,留在身边的,才是实际的。

 

 

两人一路笑闹到宿舍,期间,马嘉祺还从路边给李天泽买了冰粉带回去。

进门的时候,李天泽正好坐在客厅玩手机。

听到开门声,李天泽回头看见两人,凤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随即道,“回来啦,”又挥挥手跟丁程鑫打招呼,“老丁儿。”

“天泽~”丁程鑫一蹦一跳地跳到李天泽旁边坐下,“我今天在你们这住一晚上,明天正好一块拍戏。”

李天泽笑眯了凤眼,丁程鑫给他的印象一直是很可爱的。马嘉祺冲他举了举手上的冰粉,“诺,冰粉。”李天泽接过来“谢啦。”

“那你慢慢吃吧,我先去洗澡了。”马嘉祺转身回自己的房间。

“等等我也去……天泽你慢慢吃啊。”丁程鑫的头跟着马嘉祺转来转去,然后抬腿跟上。

李天泽点点头,又低头继续吃自己的冰粉。一边吃,一边又拿出剧本来看,吃完之后,又拿到眼前细细读了一遍。

凤眼习惯性的眯起,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女装啊……

 

 

那边两人洗完澡之后,各自上床。

丁程鑫没带新衣服,马嘉祺就给他拿了一套自己的。

躺到被窝里,丁程鑫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马嘉祺看他这个样子,伸手去关灯,“你困了?我把灯关了。”

“嗯……今天有点累……我先睡了啊……晚安。”丁程鑫的声音也迷迷糊糊的,真的闭上眼就睡了。

“嗯,晚安。”马嘉祺轻声说道。

看了眼旁边的丁程鑫,马嘉祺又拿出了手机,刷起了刚才没刷完的“tf女装”

师兄们的只有王俊凯在微博上晒过两张,不过据说《我们的少年时代》中有女装,莫名有点期待,剩下的人好像也没怎么找到,不过倒是有人指路b站视频。

完全是因为好奇心而点进去的视频,没看标签。没看简介,也没看评论,等到再想去翻的时候,进度条已经加载完了。

 

 

看完视频之后,虽然的的确确见识到了大家的颜值,但是马嘉祺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才想起来去看简介去翻评论。

他看到了几个眼熟但是名字和脸却不太能对上好的人,也看到了丁程鑫最天真的笑脸,那种眼神里面充满温柔,每个表情都满是信赖。他不知道丁程鑫是对所有人都这样,还是只对那一个人这样,反正自从他认识丁程鑫以来,他在也没看见他露出那种满心满眼都是一个人的表情,也没有那种好像是下意识的撒娇或者求助的动作。他不知道他是为了伪装自己,还是真的整个人都变了。

他突然很想摸摸丁程鑫的头。

旁边的丁程鑫突然大口的喘息起来,身体也有点抖,喉咙里冒出几声呜咽的声音。

马嘉祺心下一惊,怕丁程鑫生病不舒服之类的,慌忙的去开床头的灯。

这才看到旁边的丁程鑫紧紧闭着双眼,苍白的脸上都是恐慌,额头上覆着薄薄的一层冷汗,平时殷红的嘴唇此刻也是惨白,眼角甚至有一点点水光。

是噩梦吗?

丁程鑫突然睁开双眼,两只眼睛直直的瞪着天花板,被灯光刺到的一瞬间,又把眼睛立刻闭起来,深深地呼吸着,胸口重重的起伏。他从被子里伸手去挡光,却和另一只正盖住自己眼睛的手碰到了一起。

可能是自己冰凉的手贪恋那温度,竟就着这姿势,脱离一般把自己的手压在那人手上。

马嘉祺吃惊于丁程鑫手冰凉的程度,见他醒了好像也没有下床的意思,反手就把灯又关了,又把手伸过去,盖住了丁程鑫的手,这样一上一下给他暖暖。

黑暗中只有两人此起彼伏的呼吸声。

“做噩梦了吗?”马嘉祺轻轻地问,清澈的声线在黑暗之中,带着一些安抚的力量。

“……”没有得到回答,马嘉祺只当是他不好意思,或者是还没缓过劲来。

“睡吧。”马嘉祺把自己的声音再放轻放柔了些,拍了拍丁程鑫的手。

正打算抽回手的时候,丁程鑫突然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手心里的细汗印在了马嘉祺的掌心,两人的手再没放开。

马嘉祺感到手下方的眼睛有湿润的东西流出来,心下一紧。

“马嘉祺,”丁程鑫轻微的鼻音,发出的声音还带着哭腔,“谢谢你。”

评论(10)
热度(130)
 

© 此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