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二

同行几载,外人莫猜莫拆

 

化雪【wink/ABO】

*一些观点仅代表个人看法

*不上升,绝对的

*ABO的部分实在是太少……以后会努力加进去的

*又加了一对儿新CP,不喜勿喷

*每章有哪对副CP,就打哪个tag

*文笔真的还在练,多担待

第三章 发展

到最后,邬童还是咬着牙跟在课间时间里凭着尹柯的帮助挤出了一份训练计划,一整个下午对班小松都没有什么好脸色,放学去参加训练的时候也没有等班小松,直接就出门了。

尹柯本来在旁边等着班小松,结果被折回来的邬童一把就拉出门外。

“喂!尹柯!”班小松眼睁睁的看着尹柯被邬童拉走,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小气鬼,都一下午了气还没消。”嘴上吐槽着,倒也没多往心里去,大概也能理解到邬童和尹柯之间那点微妙的氛围。

 

 

另一边被邬童拉着的尹柯一边跟着走,一边说,“你不至于吧?训练计划也写完了,再说了,小松那见到新朋友就走不动道儿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邬童一言不发的走在前面,一直走到更衣室才撒手。看了尹柯一眼,径直走到自己的衣柜那换起衣服来。

尹柯看出来邬童生气的原因也不是这个,也没有多说什么,背对着邬童也换起了衣服。

等到他换好,关好柜门,一转身,邬童的脸和他近在咫尺,他忍不住轻轻撤了一小步,后背抵在柜门上,冒出了一层细细的冷汗。

“邬……”

“尹柯。”

邬童打断了尹柯的话。

虽然这个距离很近很近,但是尹柯并没有那种压迫感。他心里庆幸着邬童没有抬手给自己一壁咚,不然即便自己已经对邬童没有了排斥感,也还是会为每一寸更近的接触害怕。

但他还是紧张,紧张的是邬童那双上挑的桃花眼此刻专注的盯着自己,紧张的是邬童紧抿的唇接下来要说的话,紧张的是自己耳鸣一般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自己和邬童并不是没有过身体接触,但那个时候的身份不一样,那是朋友,是队友,是兄弟,互相搂搂抱抱,甚至脸对脸一起睡觉也不算什么。只是当两人意识到分化这件事的时候,两人的心里冒出了很多异样的感觉,默契的减少了身体接触。所以像这样近的距离,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其实所有的变化都是因为心里存了异样的心思,如果坦坦荡荡的像之前一样,也是没有人会说什么,只不过两人都是又循着内心,又压抑本能,所以在面上渐渐地留出了之前没有的一些距离。

“尹柯。”邬童又唤了一声。

“嗯。”尹柯很想让自己回他一个坚定冷静的声音,然而最后还是只有一个气音。

“我能感觉到,真的,快分化了,所以,这儿,”邬童缓缓地抬起右手,放在了左心房的地方,“很害怕。”

尹柯垂下眼眸,敛了眼中的情绪。

邬童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紧紧盯着尹柯,声音没有颤抖,但是凝在尹柯脸上的目光却把自己的内心解析的一清二楚。

他虽然没有明说自己在担心什么,但是尹柯都懂。邬童本身就是认死理的固执鬼,占有欲与生俱来。面对尹柯时,下意识的温柔起来,但是占有欲变本加厉。,他一方面怕自己的强势伤害到尹柯,一方面又害怕尹柯离开。自打确认了自己的心意之后,邬童就想把尹柯紧紧地圈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但他又最懂尹柯温柔外表下的骄傲。分化的结果两人没有办法控制,但是这又是影响两人最大的因素,所以一向用强势掩饰自己的邬童,终于忍不住把自己的情绪露出来的,他不知道自己能够得到什么样的回答。

“我知道。”

尹柯发出声音的同时,眼睛向上看着邬童。他用自己的眼睛来告诉邬童,自己现在的所有的想法。

邬童看着这双眼睛里的温柔,坚定,理解,信任,这些天以来的不安以及积压起来的焦躁奇妙的平静了下来。

尹柯唇边漾开一个梨涡,邬童薄薄的唇也勾起了一个放松的微笑。

“咔哒”

门开的声音传来,两人自然的拉开一个不大不小的距离。

进来的焦耳,陆通等人纷纷打了招呼就各自换衣服去了,班小松也没在意邬童在教室“抛弃”他这件事,依然笑嘻嘻的凑上来打招呼。

 

 

到球场上列队点名的时候,邬童发现少了一个人。

“冯程程呢?”

陶西在一边说:“他今天从初中部换到高中部,事情比较多,请了假,一会儿再过来。”

邬童点点头,把训练计划分给每一个人,又交代了几句,领着大家跑了两圈热身,又做了一些热身运动,然后就都散开练习了。陶西拿着一个小本本,留意着每个人,在上面记录着什么。

练了没一会儿,冯程程就从操场的另一边跑过来了。

“报告。”

被声音吸引过来,却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脸色。

冯程程的嘴角破了一小块,颧骨擦红了,脸颊下面也划了个口,眼睛里还有没有消下去的情绪波动。

“你这……跟人打架了?”陆通率先发问,虽然他平时很喜欢怼冯程程,但是和大家一样很关心这个弟弟。

“这很明显好吗?”焦耳朝陆通翻了个白眼,仔细看了看冯程程除了一些擦伤似乎也没什么大事,于是兴致勃勃的问他,“跟谁打架了?是不是卢晓光?是不是卢晓光?”

冯程程一听这话,惊讶的看着焦耳。焦耳一看着脸色就知道自己说对了,一脸的得意。

“卢晓光是谁啊?”班小松好奇的问。

“他呀,不是咱们初中部直升的,是从外面考过来的,就是那种挺差的初中。听说当时在他们学校也算一号人物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要考到咱们学校来。不过我一猜像他那种人,来了学校肯定不会安稳的,这不?”焦耳讲的头头是道。

“不是吧?你连高一的事儿都知道?!”陆通诧异。

“那是,我可是江湖人称‘八卦百晓生’的焦耳是也!”焦耳得意的笑。

陆通也朝他翻了个白眼,插着胳膊问,“那你见过卢晓光吗?”

“呃……那倒没有。”

“行了!”邬童走过来喊了一声,“都回自己的位置继续训练!冯程程跟我过来。”

众人纷纷回自己的位置,冯程程低着头磨磨蹭蹭的走过来了。

邬童看了看他的脸,低头在在签到表上画上勾,“没事儿吧?”

“啊?哦……没事。”冯程程先是没反应过来,后来才意识到邬童是在问自己脸的事儿,心里当下就有一种很特殊的感觉。

冯程程对邬童很是尊重。在他被邬童招进棒球队的那一刻起,他就对邬童有了一种对别的学长没有的感觉。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大概就是那种崇拜又不仅仅是崇拜的感觉。而邬童对他也特别照顾,其实也不是只有邬童一个人,大家基本上都是一个年级的,只有冯程程是比所有人都小,所以大家对这个唯一的弟弟都特别好。冯程程对每一个学长学姐的感觉都不一样,但独独对邬童多了一份不一样的崇拜。不仅仅是因为邬童本身的实力出众,更是因为邬童那天生的王者气场和只对一人流露的温柔。

尹柯从一边走过来,把自己的手套摘下来,往邬童怀里一塞,“邬童你先等会儿,我先带他去处理一下,一会儿咱俩接着讨论。”

“嗯。”邬童默默地拿好手套,没再多说什么。

尹柯向冯程程一扬头,“走吧。”冯程程默默地跟在身后。

栗梓早就准备好医药箱等着了,尹柯接过来,“谢谢。”

本来之前栗梓也是负责大家偶尔出现的擦伤,但是随着栗梓越长越有女生的感觉之后,大家后来都不好意思让栗梓处理这些意外了。倒是尹柯的处理手法更专业一些,所以渐渐承担起了这些事。

尹柯用镊子夹起一块酒精棉,对冯程程说,“忍着点。”

“嘶……”尽管有心理准备,冯程程还是忍不住抽了一口气。

“为什么打架?”冯程程被尹柯问得一愣,抬头看着他。

尹柯平时也不八卦,这种同学之间的事情都是焦耳比较感兴趣。尹柯总是一笑置之,也不会过多的去问。所以有些时候冯程程觉得尹柯学长更不好相处一点。

尹柯注意到他的眼神,低头看了看,又继续手上的事,笑了笑。

“这都挂彩了,我虽然不是很喜欢管闲事,但你算是队里我们唯一的弟弟了,估计以后也没多少机会见到从初中部直接招过来的学弟了,我们当然都很关心你了。”

尹柯的话只是一部分原因。尹柯本身就对气质软萌善良的人和物没什么抵抗力,这也是为什么他经常对班小松的很多要求答应的爽快无比。

冯程程的脸看着很可爱,虽然在训练和比赛的时候,他的眼神总是特别坚定,气势也很足,但是平常的时候,被逗得两只眼睛笑成的月牙的时候,整个人气场就变得软萌可爱,所以尹柯也算关爱有加。

更何况尹柯明白邬童护短的性格,像他这种人,假如不问清楚的话,自己再替冯程程打回来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遇上邬童之后,尹柯脑子里多装了一倍的事这种说法一点也不夸张。

“也没什么……就是起口角,脾气急,就打起来了。”冯程程含糊的交代了一下,强调了一遍“真没啥!”

“你自己解决好了吗?”

“还行吧……”听冯程程的意思,就是自己能解决,尹柯也没多问,处理好伤口,往他脸上贴了一个创口贴,拍拍他的肩膀,“走吧,训练去。”

邬童把训练计划给冯程程,交代了几句之后,就跟尹柯去一边进行投捕训练了。

“放心吧,程程心里有数。”

“嗯。”见邬童放下心来,尹柯开始跟他讨论起之前的那个话题。

“你刚才那个动作啊,有点不对劲,是这……”尹柯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在空中比划着,邬童偶尔插几句话,说上自己的观点,两人之间的气氛其乐融融。

两人还没多谈一会儿,陶西一脸不耐烦地领了一个人过来。

“那个,邬童啊,你看看他这个问题怎么处理啊?”陶西指着旁边的人,“他是高一的,非得现在加入棒球队,我说咱们得过几天才招新,他非说现在就要进,还说他们班已经有人加入棒球队了,不能不让他进。缠人死了,讨厌的小鬼!”

其实陶西也不是不能处理,要说比无赖,整个学校他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他只不过是用他那老练的眼光仔细地打量了这个小子,觉得他的身体条件非常好,可能真的可以成为下一代ace。也不怪陶西现在就开始找下一任接班了,高中是一个非常残酷的时期,除了特长生,大部分人在高三的时候都会选择退出社团,全身心的投入到学习当中去,而且高二这一年极其不稳定,很多学生都会开始分化,人心及其不稳。

学生会走,但是老师不会走,队伍也要一直带下去,所以只能早一步做好下面的准备。

现在球队的队长是班小松,王牌是邬童,战术核心是尹柯,其他的球员当然也很优秀,但是很少能找到像这三位一样出色的球员。

班小松对棒球有着难以置信的热情和精力,而且可塑性极强,他把整个棒球队都当做是自己的一部分,任何大小事务都特别上心。

再说邬童,绝对的王牌,气场和心理素质都是当代高中生里的翘楚,再训练出来一个王牌并不是不可能,只是时间和质量就不敢保证了。

这些都不是最难的,负责人的队长,王牌的投手,这些只要陶西愿意付出时间和精力,也不是不可能。

最难的是,作为战术核心的尹柯。抛去尹柯出色的判断能力和控场素质不说,单单他和邬童的配合和默契,那就是万里挑一。投手易找,捕手难求。投手可以通过系统的训练变成王牌,但是捕手的配合意识以及控场能力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拥有的。好的捕手可遇不可求,能让他遇上一个尹柯已经是他的人品大爆发了。

陶西暗自叹了口气。

这个男生,校服敞着怀,手插在口袋里,上面有几块脏的地方,估计是蹭上去的土。脸上的五官很清秀,但是眼神十分不善,闪着轻蔑的光芒,微扬下巴,嘴角挑着一个嘲讽的弧度。

邬童不是那种可以忽略这种目光的人,但是他还不至于跟一个比自己小的人计较,问他,“之前打过棒球吗?”

“没有。”那个男生回答得很快,也很简单。但是看得出来,他并没有很认真的在跟邬童对话。

“那你为什么要来棒球队?”

少年略有不屑的发出了一个鼻音,,还没等他说话,已经有人替他说话了。

“卢晓光!你来干什么!”

发出这个声音的,正是脸上还挂着彩的冯程程!

评论(14)
热度(59)
 

© 此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