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二

同行几载,外人莫猜莫拆

 

顺其自然【现实向】

*千万别上升×3
*难产的一章
*故事接下来的走向可能有些迷
*大家看文开心
*突然喜欢上了逸泽cp,雷者慎入
* @一颗甜菜 终于写完了!接下来我会坚持不懈的去催你稿的(>ω<)
*手机上不会弄链接……有赏脸想看前文的小姐姐们点主页吧,上一章之前有链接(「・ω・)「

第七章
丁程鑫对于录新歌这件事还是挺兴奋的。
在拿到demo的时候,丁程鑫的心口有些发烫。之前唱过那么多歌,录制前反反复复听别人的声音,自己努力向歌手看齐,终于能唱一首自己的歌了。
他忍不住怀着自己的心思眉开眼笑,抬头去看周围的伙伴。
宋亚轩握着手里的纸和刘耀文说的手舞足蹈,张真源在一旁笑的温温和和;陈泗旭在沙发上低头看乐谱,李天泽坐在他旁边言笑晏晏;陈玺达兴奋的在屋里走来走去,贺峻霖一脸鄙视的嘲笑他,自己却也掩饰不住兴奋的模样。
敖子逸歪在沙发上,一只脚的脚腕搭在另一条腿上,懒懒散散地垂下眼帘,目光没有焦点,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抚着纸边。
整个人都好像笼在一团白色的迷茫之中。
大概是发觉到丁程鑫在看他,敖子逸抬头,眼神透过额前的刘海看向丁程鑫,缓缓勾了勾嘴角,又回到了那个皮皮敖。
刚才的迷茫好像只是错觉。
丁程鑫心底突然升起一股不踏实的感觉来,有些不知所措地移开目光,却直直地撞到马嘉祺的眼中。
马嘉祺的站姿笔直又随意,离自己不远不近。练歌房里的灯光昏昏暗暗,几束耀眼的灯光打在别处,马嘉祺的五官也只能看出个轮廓,但是丁程鑫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能感觉他离自己很近,近到能看清那双眼睛里的东西,听到那些想对自己说的话。

歌词被大家在嘴里反复咀嚼,分好的part也已经烂熟于心。
丁程鑫已经有很多天没有进过录音棚了,那几句加起来没几个字的歌词被他紧张地在唇边翻动了不知道多少遍。
点到马嘉祺的名字,丁程鑫立刻抬头去盯着他,马嘉祺对他一笑,转身进了录音棚。
戴好耳机后,对着外面比了个“OK”的手势,耳机里响起重重的鼓声,他闭上眼睛,开口。
丁程鑫在他开口的一瞬间就已经自动屏蔽了周围的所有声音,好像被马嘉祺凉凉的声音完全包围。
可能并不是他的声音多么出色,只是自己实在期待了太久。

一只手在眼前晃过,刚才还在脑中回响的音色在头顶响起,“到你了,发什么呆啊?”
丁程鑫赶紧起身,没注意表情管理就快步走进录音棚,留马嘉祺在后面偷偷笑。
李天泽在一边看着马嘉祺笑眯了眼睛的模样,眼睛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

几天的行程在兴奋和疲惫共同作用下,终于踏上了尾声。
一堆人叽叽喳喳的在车里闹来闹去,马嘉祺跟丁程鑫俩人坐在一起,马嘉祺看着丁程鑫手舞足蹈的跟敖子逸插科打诨,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你是认真的吗?”署名“TZ”的消息突然出现在手机屏幕上,马嘉祺一个字一个字的看过去,像是被当头棒喝一样,反反复复在眼睛里看。
一直到上飞机,马嘉祺都在想那条消息的意思,对别的都心不在焉的。还好大家仅仅是以为他太累了,也没多想什么。马嘉祺一直忍不住用眼光瞟李天泽,倒是人家一脸坦荡的目视前方,连一丁点余光都没有分给马嘉祺。
大家都坐好之后,飞机起飞后,平稳又安静的环境让所有人都昏昏欲睡。
丁程鑫的小脑袋一直点啊点,左右晃来晃去,马嘉祺看着忍不住笑出声,伸手轻轻把丁程鑫的头往自己的这个方向带了带,又把自己的衣服撑开盖在两个人身上。丁程鑫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熟悉的气味和感觉,就沉沉的睡过去。
丁程鑫歪在马嘉祺的肩上睡得正好,身上还盖着他的衣服。马嘉祺仰着头靠在椅背上也睡得迷迷糊糊,突然身子被手机硌了一下,他浑身一抖,回过神来赶紧偏头看丁程鑫,看丁程鑫只是微微皱眉,并没有醒过来,这才松了一口气,低头把身下的手机拿出来,出神的看着黑屏的手机,好像手机上还能看的出之前的文字一样。
马嘉祺紧紧地握着手里的手机,指尖无意识地用力,骨节泛白。
脑海里突然想起了来北京之前的一件事。

“卡!”随着导演的一声令下,大家纷纷放松下来紧绷着的神经。
今天拍的是外景,马嘉祺揣着兜在一边站着,见丁程鑫结束了自己的戏份,在那站着放松,就快步走上去,递过了手中的水。
“给。”
丁程鑫见他来了,隔着方方的黑镜框的眼镜笑的弯起来,接过水喝了一口,“你在那边拍吗?”
“对啊。”马嘉祺身上还穿着拍戏用的大衣。
丁程鑫顺手去捏了捏他的衣服,拉了两下。马嘉祺看他这个动作,不禁好笑,上扬嘴角,“怎么跟个猫似的?”
丁程鑫笑着不说话,扯着衣服更起劲。
马嘉祺无奈,见那边导演要催了,就说:“我要去那边拍了。”
丁程鑫顿时“戏精”上身,拉住马嘉祺的衣服不让他走,嘴里还说着“你要抛弃人家了吗?嘤嘤嘤……”
马嘉祺被他弄的一身冷汗,无奈的扒开他的手,故作冷漠的赶紧离开。
没想到丁程鑫一个虎扑,直接挂在了瘦成杆的马嘉祺身上。
马嘉祺被他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托住他。
本来把头埋在马嘉祺腰间的丁程鑫,此刻抬起头,笑成月牙的眼镜直勾勾的看着看着马嘉祺,笑容里都是狡黠。
马嘉祺动了动腿,无奈的拖着他走了一段,丁程鑫就是笑眯眯地不撒手,还转头看着一直拍他们的摄像机,得意的像一只小狐狸。
刘耀文从一边赶过来,看着这搞笑的一幕,忍不住掏出手机赶紧拍了好几张特写发到他们的群里。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你们快看鑫哥,幼稚死了/嫌弃”
“/震惊/震惊/震惊,我们老丁儿怎么变成这样了/痛心疾首”
“……真源说出了我心中所想,我真想把这个照片上的人变成猪猪。”
“……真是说的好”
……
马嘉祺和丁程鑫闹够了以后,回到自己那边的片场,打开手机就发现消息变成了99+,一条条往上翻,一脸无奈又好笑,点开图片才愣住了。
不得不说,刘耀文的拍照技术还真的是……不怎么样。照片糊不说,还有重影。但即便是如此,照片中两人的笑容依旧是那么明显,那么耀眼,眼中似乎都亮着星星。明眼人一看就能知道两人有多开心多高兴。
原来我跟老丁在一块儿的时候是这样吗?
马嘉祺的拇指悬在屏幕上,迟迟没有按下去。
就在他下定决心伸手去保存的时候,屏幕上面出现了一条来自“三爷”的消息弹框。
“你跟老丁儿最近关系特别好啊”
“【图片】”
马嘉祺有些没有办法确定敖子逸再给自己发这条消息的时候是怎么想的,是什么样的语气,脸上是什么表情。
那一瞬间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又好像极力想去避免这种感觉。
一时间,天人交战。
就好像一直隐藏着的那一面,被这种明明看上去很正常的问题,莫名其妙的激发出来了。
马嘉祺的眼中突然闪过了一点冷光,一点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冷光。
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点了起来,有些颤抖,打出了一句跟他表现出来的性格完全不一样的话。
“那又如何,不是很好?”

如今李天泽发的这句话跟那天敖子逸的话莫名的在马嘉祺心里连成一片。不同的人,不同的时间,不同的话,却让马嘉祺意识到了同一件事。
自己对丁程鑫,那么明显的不一样,明显到所有人都能察觉的到。
依着马嘉祺平时的性格,对于他可以坚持隐藏的事情,没有多少人可以发现,没有几个人可以透过那层看似又轻又薄的外表,找到马嘉祺真正想的东西。
不是说他心口不一,仅仅是他不想表达。
一个人可以对另一个人真正表达自己的时候,他是轻松的,是放肆的,是忍不住的,是隐藏不了的。这种状态不很难得到,除了对的时间对的地点,还要对的人。
马嘉祺虽然比同龄人更成熟,接触社会更早,但是他依然是孩子,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找到了对的状态。

敖子逸在飞机上状似无意的向马嘉祺那边看了一眼,看到丁程鑫靠在马嘉祺肩上睡得正好。正想皱眉,就发现马嘉祺紧紧盯着手机,眼都不眨一下。
他怎么了?
敖子逸的脑子转了几下就知道,马嘉祺肯定是在手机上看到什么东西了。
敖子逸重新坐直自己的身体,头倚在椅背上,轻轻吐出了一口气。
他对马嘉祺真的没有什么意见,甚至说他很感谢马嘉祺的到来可以让丁程鑫有一个喘息的角落和机会,他也希望丁程鑫可以被人帮着,可以露出明媚的笑。
但是,他不能冒险了,不能随随便便就再去相信一个跟自己年龄差不多大,面临的情况差不多的少年,不能拿着自己,兄弟,团队的未来去赌这一段时间的欢愉。
所以,他宁愿去给马嘉祺打预防针。
旁边睡着的是陈玺达和贺峻霖,他看向陈玺达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在另一边挨着窗户的李天泽。
李天泽没有睡,他托着自己的下巴看向窗外大朵大朵的云。
从敖子逸的角度来看,李天泽的侧脸被窗户外的光线剪的很完美。眼尾上翘的明显,眸子在偏暗的环境下依然发出亮闪闪的光,薄唇在修长的手指的衬托下抿成了一条线。
李天泽的手里也拿着自己的手机,无意识的转了转,猝不及防的转头看向这边。
敖子逸躲闪不及,两人的目光撞在一起。
李天泽的眼睛有种慵懒高贵的感觉,却存着些黝黑的光芒,沉沉稳稳,像大海深处的洞穴,神秘又危险。
敖子逸的眼睛黑白分明,通透明澈,表面上潇洒轻松,但是眸子里含着的话,却不是那么简单。
两人默默的对视,好像在交流,又好像仅仅只是普通的看了一眼。

几千米的高空上,整个飞机,好像只有这两个人醒着。

评论(14)
热度(83)
 

© 此二 | Powered by LOFTER